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江西做近视手术好不好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8 14:48:15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江西做近视手术好不好,上饶准分子激光治近视好吗,抚州治疗近视方法,南昌近视眼晶体植入手术,上饶做近视眼手术后遗症,景德镇做了激光近视手术,抚州准分子近视手术

  杭州7月19日电(李佳赟 胡小丽)为了寻到理想中的民间艺人出演《村戏》,他辗转九个县;为了让花生叶足够生动,他请当地农民实打实花半年时间种了九亩花生;为了复原当时的文化气息,他请当地长辈写大字标语,重画旧像;为了影片中展现的短短几秒钟的民兵姿势,他请来教官以新兵达标要求训练了演员整整一周……

  他是导演郑大圣。多年来,他一直远离商业、争议与话题,只一心坚持自己的艺术创作。他执导的《王勃之死》、《古玩》、《天津闲人》等多部影片屡获嘉奖,而此次的新作《村戏》题材同样立足于历史,在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前夜试映时,便收获了诸多影迷的盛赞,影片中呈现的细腻质感,更让不少观众印象深刻。

  《村戏》讲述的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北方农民“唱戏”与“分地”的故事,该片筹备、拍摄加制作前后历时3年。为让影片呈现足够真实的历史感以及文化气息,郑大圣在拍摄前就作了一个设想:“这部电影的元素一定要‘三合一’:当地人,当地语,当地景。”

图为:电影《村戏》剧照。 资料图 摄
图为:电影《村戏》剧照。 资料图 摄

  据悉,《村戏》拍摄的主场景在太行山腹地井陉县梁家村,由于通往山外的路至今不便,该村的面貌显得相对较为古老,甚至还保留些许明清构筑的遗迹,这也符合导演郑大圣对“当地景”的部分设想。

  虽然井陉县保留了部分历史面貌,但对于影片而言还远远不够,所以需要适当“造景”。

  比如,在影片中石墙上出现的大字标语就并非看起来那般简单。“我们做了三层,第一层刷了繁体字,不是要用,而是为了铲掉,铲掉后会留下坑坑洼洼的印迹、字的偏旁部首等,接着再上一层70年代的标语,去掉,最后才覆盖一层80年代的标语并做旧。”郑大圣透露。

  一些旧像,由于美术组画得太好看,郑大圣觉得不符合事实,便请了村里一位曾经画过板报以及写过标语的大爷重新返工。“一定要用当时的代表性图案。”这是郑大圣反复强调的,就连影片中奎疯子的民兵军姿、持枪姿势等,都被要求“做旧”到和当时一样。“因为和40年前比,现在有很多姿态都已经不一样了。”郑大圣说。

图为:电影《村戏》剧照。 资料图 摄
图为:电影《村戏》剧照。 资料图 摄

  除此之外,郑大圣更是把这份执着用在了主题场景“九亩半”花生地上。他没有选择用特效做出绿色的花生叶,而是请了当地七位大爷种了九亩花生。在种植之前,光是寻找合适的九亩地就花了郑大圣整整两周半的时间。

  “地势要好,视野开阔,又得离公路近便于运输器材装备,周边还不能有穿帮的东西。”郑大圣和美术指导就按照这个标准去找,只是每天都沮丧地打道回府。他心里明白,要同时满足如此多的条件,并非易事,但他早就打定主意,“找不到,就一直找下去。”

  直到他们在山谷拐弯处偶遇两只低空掠过的喜鹊,事情才迎来了转机。“跟着喜鹊,再穿过一条羊肠小道后,美术指导发现了一片四周被山包围的庄稼地,而且是有层次的梯田,当中立一棵野生野长的大柿子树,怎么拍都合适。”郑大圣为此一直感激两只喜鹊的“引路”。

  找地不容易,而种植九亩花生地更是个体力加技术活。从2015年冬季到2016年夏季,近半年时间,郑大圣都在琢磨怎么让花生叶快点儿长出来。

  “太行山的冬季太冷,为了控制摄制周期我们必须提前一个季度下种,担心长不出来。”在第二次筹备期间,郑大圣和制片人每天都会下地观察花生的生长情况,还请教了一位当地农科站的专家指导施肥、浇灌和除草的节奏,并运用地膜技术,将花生的生长周期提前了整整一个季度。

图为:电影《村戏》全体演员。 片方提供 摄
图为:电影《村戏》全体演员。 片方提供 摄

  《村戏》中的主要戏份均发生在冬季,夏季的场景所占极少,但郑大圣没有在任何一个细节上掉以轻心,他希望呈现给观众的镜头都是生动活泼的。“花生叶有正面和背面,当山风掠过,每一片叶子的拂动幅度及反光都会不一样。”在他看来随机、偶然的才是真正生动的。

  在找演员上,郑大圣也一样毫不退让。他称自己一开始就没往惯常的电影演员那儿去靠,而是想找一批出生于当地乡村、在基层演出的民间艺人,“他们必须对乡村生活熟悉,懂戏曲,要接地气。”

  为此,他辗转河北省近九个县寻找理想中的剧团,直到遇上了井陉路德晋剧团,一个民营的山西梆子戏班子。“能找到他们真是这部戏最大的运气,天赐的一整台好演员。”据郑大圣介绍,这批演员多才多艺,行当齐全,更重要的是电影中需要的主配角人格都能从中找到,且他们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乡村生活质地与气息,这恰好都是郑大圣最想要的。

  这一整台演员常年巡演在太行山麓的村镇间,在影片拍摄的每个村庄里都有他们的亲戚朋友,“人跟人、人跟景,全无障碍、毫无缝隙地合成一个整体。”在郑大圣看来,这就等于是在自家炕上演自家的事儿,家常就是戏了。“没有这批演员,这个片子无法成立。”他坦言道。

  演员、场景、细节,郑大圣对这些有一种近乎苛刻的追求。在被问及为何要耗费如此心力去达成心中的标准时,他说:“虽然观众未必会辨认,也不需要观众那么仔细地去辨认,但是我相信影片会弥漫出一种气息和质地,这是观众能感受得到的。”(完)


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郭玉萍    编辑:由亮    责任编辑:阿里亚吐尔逊江